注册忘记密码

零点南方

热搜: 活动 交友 招聘
零点南方 首页 周边新闻 查看内容

这群火车头的“修脚师”,个个心细如丝

2019-9-10 10:37| 发布者: | 查看: 15| 评论: 0

摘要: 火车和人一样,长期奔跑,“脚”会起“茧”,不修掉会影响运行安全。近日,记者探访广州机务段检修车间车床组,该组的主要工作任务正是为机车修“脚”除“茧”,打造强健有力的“双足”。因此,他们被喻为火车头的“ ...

火车和人一样,长期奔跑,“脚”会起“茧”,不修掉会影响运行安全。近日,记者探访广州机务段检修车间车床组,该组的主要工作任务正是为机车修“脚”除“茧”,打造强健有力的“双足”。因此,他们被喻为火车头的“修脚师”。

操作车床进行轮对加工。图/信息时报记者 叶伟报 通讯员 谭亮 陶蔚

镟轮需经过十余道工序

记者了解到,广州机务段检修车间车床组有9名职工,平均年龄40岁,最小的24岁,最大的近52岁。他们主要承担着该段小辅修、中修和临修机车的轮对(火车轮子)镟修工作。去年至今,他们按工艺标准和作业范围共完成近740余台机车的镟轮工作。

近日记者去到该车床组工作的操作间,那是一间十几平方米的空间,头顶吊着火车轮子,中间放置数控车床,四周留下一圈单人通道。操作间闷热难耐,五六台工业风扇不停工作,但记者依然是汗流浃背。

记者看到,开工前,转轴工人们会戴上安全帽、防护眼镜和手套,从头到脚穿戴好防护用品。镟轮作业开始,车轮慢慢滚动、加速,震耳欲聋的“轰隆隆”响起来。顷刻间,车轮下飞出长短不一的铁屑,卷曲着如同滚烫的荆棘。车轮摩擦面由于温度过高,不时冒着一团团浓烟,夹杂着飞溅的火光。与此同时,车轮上一层层的“脚皮”通过碎屑机传送带,纷纷落入下方的小平车里。期间转轴工人不时推开防护门,拿着长铁钩,清理碎屑机里残留的铁屑。


操作车床进行轮对内侧距加工。图/信息时报记者 叶伟报 通讯员 谭亮 陶蔚

该车床组工长施军入路19年以来,一直从事机床工作,累计参与近万台机车的镟轮任务,从未发生质量问题。

他告诉记者,一台中修机车镟轮从外观检查到最后组装,要经过测量原始数据、计算分刀、轮对装夹、镟修等10余道工序,使用到深度尺、外径千分尺、车轮内距尺、水平仪、相位仪等数十种测量工具,其中仅外径千分尺就有5种,而且所有工具要定期送检,每次作业前还要进行校验。

“轮对成本超高,绝不能因为我们操作失误,造成轮对报废或受损。”施军说,每次镟轮之前,尽管每个部件、每道工序都有作业者互控把关,但施军和工友们仍要仔细检查外观状态,一遍遍核查技术尺寸,力求做到丝毫不差。

紧固车床刀具。图/信息时报记者 叶伟报 通讯员 谭亮 陶蔚

作业精度常以0-1毫米计算

记者了解到,镟轮工作对作业人员的专业技术、责任心和作业精准度都有高要求,他们既要将车轮踏面修复,又要尽量延长使用寿命。芝麻大小的“伤口”看似不起眼,但对旅客的乘车体验,甚至对列车的运行安全却有着很大的影响。

“尽管我们操纵的是大型车床设备,但日常镟修工作始终坚持精益求精。中修轮径同轴误差不得超过1毫米,同架误差不得超过2毫米;小辅修电力机车同车轮对的轮径误差不得超过2毫米。”施军介绍道。

测量轮对内侧距。图/信息时报记者 叶伟报 通讯员 谭亮 陶蔚

中修机车在入库检修时,作业人员需综合其走行公里数、运行状态等因素,详细测量机车轮对各部尺寸,测量轮的圆周磨耗,确定车轮“茧”的大小,确保镟修精度,然后在设备中输入“轮缘厚度”调整好尺寸进行精细切割作业。

鞋子不合脚尚且难以将就,如果轮对偏差大,火车还怎么开?还有谁敢坐?因此作业人员养成了精益求精的习惯,有一套规范的作业流程和技术标准。大伙儿经常为那0至1毫米的偏差进行反复调试,直到丝毫不差才肯收工。

职工合力将镟好的轮对吊运到合格区。图/信息时报记者 叶伟报 通讯员 谭亮 陶蔚

除了业务精湛 还需工友间的默契

记者了解到,轮对镟修工作需多人协同作业,除了个人业务精湛外,配合默契程度直接决定轮对精度,也影响着作业安全,稍有不慎就会造成挤伤或碰伤。

为此,工友们在一次次实践中摸索积累,在班后交流探讨,力求找到最佳配合方式。时间久了,他们多了一份默契,一个眼神、一个手势、一声招呼,左移一点、向上一步、再进一些,指挥协调都在不经意间悄然进行,作业过程一气呵成。

经镟修过的机车轮对,表面光滑、锃亮。图/信息时报记者 叶伟报 通讯员 谭亮 陶蔚

修车想着开车人,开车想着坐车人。心细如丝的轮轴工们用精检细修的实际行动,呵护着机车的“双足”,用辛勤的汗水,在鲜为人知的岗位上书写不一样的“镟”丽人生。

信息时报记者 陈子垤 通讯员 严冬 陶蔚 付栋)


(本文由零点的水友撰写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零点南方立场。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!!!)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